● 謝宗穎 (易禧3D動畫留學先修校友)
● 2001前往美國就讀Academay of Art University-Animation (另獲得美國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獎學金US$7500)
● 現職皮克斯動畫師,代表作《海底總動員2:多莉去哪兒?》
● 新聞連結:自由時報【謝宗頴正港MIT 期許皮克斯拍台灣動畫】TVBS【皮克斯台灣動畫師 打造全新版多莉】

 

★ 分享文 ★
退伍前有一陣子對未來感到很茫然….雖然有考慮要出國唸書,不過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我只知道我對電腦方面很有耐心。我一直都對動畫很有興趣,可能跟我非常喜歡看電影和卡通有關係。但是過去沒有看過台灣有什麼動畫學校,一般人也很難接觸得到3D動畫,感覺是離自己很遙遠的領域。而且台灣的教育常常都會被灌輸一種概念,國中畢業好像就是高中然後考大學,這樣未來才會有前途,父母也才能放心,所以就這樣恍恍惚惚的唸完了大學然後服兵役。
快退伍的時候,我在網路上搜尋3D軟體的相關資訊時無意間發現了易禧科技的廣告,一看到了3D動畫的碩士先修班課程就燃起了一絲希望,於是就決定要報名了。其實那個時候也看不懂師資或是課程的內容,我只知道這是我最後的一個機會。

★ 問與答 ★
Q1 作品為何以忍者為主題?
A1 小時後爸爸經常往來日本台灣兩地,受日本影響很深,所以間接地我所接觸到的也都是日本的東西,像是玩具、漫畫、人型卡通,甚至是日常的用品,還會跟著他一起看時代劇。所以我對日本的熟悉度比較高,也因此大學才會選擇日文系,因為透過語言也許可以對一個民族了解的更深入。
在日本的文化裡,我最著迷的就是日本戰國時代以及幕末的背景,像是忍者、武士這些很有神秘感的東西,在準備個人作品的時候有朋友曾經建議我,既然我是非相關科系,作品也許可以表現一些我個人相關的文化背景來彌補這個弱點,於是一個老是鬧笑話的忍者就自己浮現在我的腦中了。

Q2 在AIC上課的過程中有遇到那些貴人?
A2 我很感謝主任那個時候讓我插班先上第三屆動畫班,因為那個時候我還沒退伍,也從來沒接觸過這些軟體,或是受過美術的訓練,提早上課可以讓我早一點進入狀況。一開始看到同學已經再用Maya做作業的時候真的還蠻緊張的,在軍中的時候因為沒有電腦可以用,所以我甚至沒有安全感到把講義上出現的英文都先查字典翻譯一遍,後來證明除了搞笑之外實在沒什麼用。不過史明輝老師在上午的課程中會先教導很多動畫的觀念跟原理這些基礎,在軟體上也是由淺入深的介紹,所以後來其實就沒有跟不上的情形。
另外Jimmy(陳俊霖)老師的前置課程也對我影響很大,在上課的時候都會先讓我們看很多優秀的作品,告訴我們要多看好東西來培養sense,在課程中也學習到非常多後製合成的技巧,在作品集上真的幫了我非常大的忙,在後來一些關鍵時刻老師也在日後的方向跟規劃上給了我很多過來人的建議。

Q3 在學習的歷程中有遇到甚麼挫折?
A3 其實我一直都會有自卑感,多年的求學過程下來總覺得自己並沒有特別突出的一技之長,開始學習動畫之後也還是如此。一開始不了解對3D動畫來說,其實2D的基礎非常重要,覺得手繪現在才練已經來不及,所以就選擇走數位這條路,後來才發現其實本末倒置,我還是逃不掉要拿筆的這個宿命,雖然我小時候喜歡自己畫畫,但是畢竟不是受過專業的訓練。軟體方面也是很晚才接觸,想要的太多,會的卻太少,有時候腦中構思出一個感覺很棒的畫面,但是能力卻不夠去將它實際地呈現出來,也因為這種強烈的自卑感,所以我在做作業的時候非常拼,希望能夠被認同來增加自己的自信心。
有時候因為太理想化的完美主義作祟,只要東西沒完成到一個程度就沒有辦法安心休息,例如做一張圖時就會在燈光上錙銖必較,然後做很多張不同的版本跟設定,除了問其他人的意見之外,還會假設如果自己是看的人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再盡力去挑一張覺得比較好的出來,每次都得完成到一個比較能夠安心的程度後才甘心去休息,不過躺在床上時又在想接下來應該要怎麼做,然後不知不覺就發現,窗外怎麼有些刺眼…。
現在準備出國求學,我就說服自己要放棄這種過度理想化卻又沒有經濟效益的毛病,因為其實耗費過多的精神做出來的效果在別人眼中其實並沒有多大的分別,在業界中要的應該也不是這樣的做事態度,而是應該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到最好的程度,就像史老師常說的”要聰明的做”,應該要將時間和功夫花在刀口上才是,我想這也是一種訓練吧!即使時間到了卻還是不滿意,或是我拿給人家看心裡會覺得不舒服甚至丟臉,也應該要停下來,就像考試一樣,並不是讓你無限制的寫到你滿意才交卷。我想等時間久了,慢慢的就會比較能夠掌握到要領吧。

Q4 如何選擇學校?
A4 我在選擇學校跟申請的過程中變化蠻多的,由於過去求學的態度不是很認真,所以家中在這段期間一直都很擔心,這種東西也沒有什麼成績單更沒有分數,他們無法了解你到底學習到了多少,或是你正在進行的是什麼,一切都是未知數,一直到我申請到SCAD(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家人才比較放心,但是後來我突然又選擇放棄SCAD的獎學金,而決定要再申請AAU(Academy Of Art College)。
在申請的過程中我常常去找學校的資料,尤其是課表以及課程內容,後來我是鎖定隔年一月就能入學的學校,其中我覺得SCAD是一所很積極的學校,看了很多相關的資訊後我也非常喜歡,所以我原來就只申請這一間而已。但是由於動畫的業界都在加州,所以AAU有很多動畫業界的師資和相關的課程,這些都非常吸引我,加上我本身沒有受過基礎的訓練,而他們的課程分的非常細而且紮實,偏重實務性,所以我覺得這會是我在美術上的第二次機會。
一開始之所以沒有申請AAU是因為聽說之前過去的同學都要唸三年半左右,舊金山的物價房價又是這麼高,但是後來在AAU台灣同學會的版上看到有人靠作品集可以減免一些學分,所以我就馬上又重新整理了一次作品集,放入像是動畫的手繪稿,Concept Design, Character Design, Storyboard, Animatic, Life-Drawing ,平面的CG, 還有很多我在網路上蒐集來參考的各種日本戰國時期古城,像是姬路城、大阪城,一些內部結構的照片再附上我發想設計的手稿,以及作品的DVD,再轉成學校要求的VHS,結果很幸運的東西寄過去之後五天就收到了通知,隔年的一月春季班入學,因為作品的關係,我只需要修63學分,比一般同學72學分少修9學分,於是就決定到AAU就讀了。

Q5 有甚麼想給學動畫的學弟妹建議?
A5 現在動畫的學習資源還蠻多的,在AIC斜對面的雅典可以找到很多中國的雜誌,像是CG WORLD,都是便宜又大碗,軟體相關書籍的話一般原文書或是從原文翻譯過來的也都會比較豐富,像是AIC書架上的「動畫基礎技法」跟「電影分鏡概論」我覺得都是寶典。另外網路上也有很多資源,一些國外網站上都有非常豐富的資訊,可以找到很多人寫的教程(Tutorials),也可以到他們的討論版上去爬文。
至於學校的話,盡量都不要用聽說的,因為可能會造成先入為主的情況,也許會錯失掉一些機會,可直接到學校官方網站去看會比較準,尤其是課程的內容,這關係到你是不是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  HSIEH TSUNG-YING_作品 ★

這是我在易禧AIC時準備用來申請學校所做的動畫,其實本來想做的作品是希望用很簡單的模型、材質跟場景來做,要把時間都花在角色動畫上來做表演,但是用那樣的作品拿來申請學校實在會讓我沒有什麼安全感…

日文系畢業的我,是不是應該在作品中表現一些我相關的背景文化,從小就吸收日本文化,跟著父親看時代劇長大的我,一直對忍者、武士、戰國這些文化深深著迷,於是,忍者 風(KAZE)這個角色誕生了!!

為什麼是機器忍者?因為機器有著無限的可能跟變化,古代的文化加上未來的機械技術對我也有相當大的魅力,最重要的一點,做機器人就不用管權重…… ( =_=|| )
非本科系出身畫起角色設定跟Storyboard,光是前製就花了一個月左右,就在2005年9月的時候,偶然聽到學校要來台灣的消息,如果在這時候現場申請,就可以趕在2006的1月入學,但是作品根本才剛動工,只建了城堡跟主角KAZE而已,完全措手不及,但是最後還是決定拼了,就把目前手邊有的部份再加工一下,剪輯成一個Presentation申請看看吧!

也就是現在這個作品,所以這是一個未成品,而我也很幸運的靠它申請到學校,現在,這支作品大概沒有辦法再繼續做了,也許有一天,在它躲在陰暗角落哭泣許久之後,我會重新完成它,以表紀念。

相關課程:【3D動畫設計留學先修文憑課程】【更多易禧課程】